卷九、五言樂府


=============================
《長干行·其一》
作者:崔顥
君家何處住,妾住在橫塘。
停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


【注解】:
1、長干行:樂府曲名。
2、橫塘:現江蘇江宁縣。

【韻譯】:
請問阿哥你的家在何方?
我家是住在建康的橫塘。
停下船吧暫且借問一聲,
听口音恐怕咱們是同鄉。

【評析】:
UU這兩首可以看做是男女相悅的問答詩,恰如民歌中的對唱。第一首是天真無邪的
少女起問;第二首是厚實純朴的男子唱答。詩以白描手法,朴素自然的語言,刻划了
一對經歷相仿,萍水相逢的男女的相識恨晚之情。清脆洗練,玲瓏剔透,天真無邪,
富有魅力。



=============================
《長干行·其二》
作者:崔顥
家臨九江水,來去九江側。
同是長干人,生小不相識。


【注解】:
1、九江:今江西九江市。

【韻譯】:
我的家臨近九江邊,
來來往往在九江畔。
你和我同是長干人,
從小不相識真遺憾。

【評析】:
UU這兩首可以看做是男女相悅的問答詩,恰如民歌中的對唱。第一首是天真無邪的
少女起問;第二首是厚實純朴的男子唱答。詩以白描手法,朴素自然的語言,刻划了
一對經歷相仿,萍水相逢的男女的相識恨晚之情。清脆洗練,玲瓏剔透,天真無邪,
富有魅力。



=============================
《玉階怨》
作者:李白
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
卻下水晶帘,玲瓏望秋月。


【注解】:
1、羅襪:絲織品做的襪子。
2、卻下:還下。
3、玲瓏句:雖下帘仍望月而待,以至不能成眠。

【韻譯】:
玉砌的台階已滋生了白露,
夜深佇立露水侵濕了羅襪。
我只好入室垂下水晶帘子,
獨自隔帘仰望玲瓏的秋月。

【評析】:
UU樂府《玉階怨》多詠被幽禁宮女之幽怨的樂曲。詩雖以“怨”標題,卻不露
“怨”字,。首二句寫獨立玉階,露侵羅襪,更深夜濃,久待落空,怨情之深,如注
如訴;后二句寫無可奈何,入室垂帘,隔窗望月,愈襯孤寂。無獨乎?無怨乎?詩不
正面涂抹,卻從反面點妝,字少而情多,委婉而入微,余音裊裊,不絕如縷。



=============================
《塞下曲·其一》
作者:盧綸
鷲翎金仆姑,燕尾繡蝥弧。
獨立揚新令,千營共一呼。


【注解】:
1、鷲:大鷹;
2、翎:羽毛;
3、金仆姑:箭名。
4、燕尾:旗上的飄帶;
5、蝥弧:旗名。

【韻譯】:
身佩雕羽制成的金仆姑好箭,
旌旗上扎成燕尾蝥弧多鮮艷。
大將軍威嚴地屹立發號施令,
千軍万馬一呼百應動地惊天。

【評析】:
UU這組詩,原共六首,蘅塘退士選其四首。詩是歌詠邊塞景物。第一首寫將軍動員
出發時的聲勢。



=============================
《塞下曲·其二》
作者:盧綸
林暗草惊風,將軍夜引弓。
平明尋白羽,沒在石棱中。


【注解】:
1、草惊風:風吹草叢,以為有猛獸潛伏。

【韻譯】:
夜里林深草密,忽然刮來一陣疾風;
是猛虎吧?將軍從容不迫搭箭引弓。
天明搜獵去,尋找白羽裝飾的箭杆。
發現整個箭頭,深嵌入一塊砲菑丑C

【評析】:
UU第二首寫將軍夜里巡邏邊境高度警惕。



=============================
《塞下曲·其三》
作者:盧綸
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
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


【注解】:
1、單于:敵人的首領。

【韻譯】:
夜靜月黑雁群飛得很高,
單于趁黑夜悄悄地竄逃。
正要帶領輕騎兵去追赶,
大雪紛飛落滿身上弓刀。

【評析】:
UU第三首寫將軍雪夜帶領輕騎即將出征的情景。



=============================
《塞下曲·其四》
作者:盧綸
野幕蔽瓊筵,羌戎賀勞旋。
醉和金甲舞。雷鼓動山川。


【注解】:
1、雷鼓:舊時也以祀天神之八面鼓解。實即擂鼓。

【韻譯】:
在野外的營帳里擺開了宴筵,
為慶祝征羌戎的戰士們凱旋。
酒酣歡暢個個穿著鐵甲起舞,
歡聲雷動鼓樂喧天震蕩山川。

【評析】:
UU第四首寫凱旋歸營,設宴勞軍的歡樂場面。語言精煉含蓄,情態活躍鮮明,細吟
組詩,軍營之生活,守邊之艱苦,胜利之歡騰,無不歷歷在目,令人感奮。



=============================
《江南曲》
作者:李益
嫁得瞿塘賈,朝朝誤妾期。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注解】:
1、江南曲:古代歌曲名。
2、賈:商人。
3、潮有信:潮水漲落有一定的時間,叫“潮信”。

【韻譯】:
我真悔恨嫁做瞿塘商人婦,
他天天把相會的佳期耽誤。
早知潮水的漲落這么守信,
還不如嫁一個弄潮的丈夫。

【評析】:
UU這是一首寫商婦候夫不歸的閨怨詩。詩的首二句,以商婦口吻,道破夫外出經
商,獨守空閨的孤寂。后二句,寫商婦想入非非,悔不嫁個弄潮之人,能如潮守信。
語言平實,不事雕飾,空閨苦,怨夫情,躍然紙上。“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看似輕薄荒唐,實則情真意切。  從“早知”二字,可見商婦并非妄想他就,而是望
夫不止之痴情痴語。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