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古典文學 
林紓作品集
    林紓(1852—1924)原名群玉、秉輝,字琴南,號畏廬、畏廬居士,別署冷紅生。晚稱蠡叟、踐卓翁、六橋補柳翁、春覺齋主人。福建閩縣(今福州)人,我國近代著名文學家。
    林紓少孤,自云“四十五以內,匪書不觀”。十一歲從同里薛錫极問古文辭,讀杜詩、歐文務于精熟。自十三齡至于二十,“雜收斷簡零篇用自磨治”,校閱古籍不下二千余卷。三十一歲結識李宗言,見其兄弟積書連楹,一一借讀且盡。非但經、子、史籍,凡唐宋小說家言也無不搜括。后由博覽轉為精讀。對生平所嗜書,沉酣求索,如味醇酒,枕籍至深。
    林紓崇尚程、朱理學,讀程朱二氏之書“篤嗜如飫粱肉”,卻能揭露“宋儒嗜兩廡之冷肉,凝拘攣曲局其身,盡日作禮容,雖心中私念美女顏色,亦不敢少動”的虛偽性,嘲笑“理學之人宗程朱,堂堂气節誅教徒。兵船一至理學懾,文移詞語多模糊”。他維護封建禮教,指責青年人“欲廢黜三綱,夷君臣,平父子,廣其自由之途轍”,還說“蕩子人含禽獸性,吾曹豈可与同群”,又敢把与封建禮教不相容的《迦茵小傳》整部譯出。嚴复《甲辰出都呈同里諸公》詩云:
    孤山處士音琅琅,皂袍演說常登堂。
    可怜一卷茶花女,斷盡支那蕩子腸。
    林紓的古文論,以桐城派提倡的義法為核心,以左、馬、班、韓之文為“天下文章之祖庭”,以為“取義于經,取材于史,多讀儒先之書,留心天下之事,文字所出,自有不可磨滅之光气”。同時林紓也看到了桐城派的种种弊病,反對墨守成規,要求“守法度,有高出法度外之眼光;循法度,有超出法度外之道力”。并提醒人們,“蓋姚文最嚴淨。吾人喜其嚴淨,一沉溺其中,便成薄弱”;專于桐城派古文中揣摩聲調,“亦必無精气神味”。他認為學桐城不如學左、庄、班、馬,韓、柳、歐、曾。并以為在學習中應知變化,做到能入能出。“入者,師法也;出者,變化也。”
    林紓青年時代便關心世界形勢,認為中國要富強,必須學習西方。中年而后,“盡購中國所有東西洋譯本讀之,提要鉤元而會其通,為省中后起英雋所矜式”。他不懂外語,不能讀原著,只靠“玩索譯本,默印心中”,常向馬尾船政學堂師生“質西書疑義”。后來他与朋友王壽昌、魏易、王慶驥、王慶通等人合作,翻譯外國小說,曾筆述英、法、美、比、俄、挪威、瑞士、希腊、日本和西班牙等十几個國家的几十名作家的作品。一生著譯甚丰,翻譯小說達二百余种,為中國近代譯界所罕見,曾被人譽為“譯界之王”。
蒼霞精舍后軒記 洞簫徐五
湖之魚 記花塢
冷紅生傳 買陂塘
徐景顏傳 《孝女耐儿傳》序
游西溪記 記惠斯敏司德大寺(譯作)

相關文章
林紓与新文化(楊聯芬)
讀《林琴南書話》(高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