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狗展開鑼


  梅納村運動場是一塊位于葡萄園中的平地,平常提供鎮上足球隊進行熱情有勁的競賽。松樹下約莫會停上一打以上的車子,運動場內擠滿球迷,他們忙著觀看球賽,享受丰盛的野餐。
  而一年當中,會有一天特別不同,通常是六月的第二個星期天,運動場另有他用。
  當天,紅色和維紫色旗幟,披挂飛揚在林蔭道上。雜草繁茂的凹地也被清除干淨以增加更多的停車位。竹條編織的圍欄密匝匝的豎立在路旁,以防過往行人不花半個銅子儿就看到一場免費比賽。
  今年活動似乎開始的比較早,也比過去更為嘈雜。
  剛過七點鐘,我們打開門扉,拉開百葉窗,想好好享受一星期中唯一宁靜的周日早晨。此時,鄰居的牽引机在家休息,小鳥歌唱,陽光普照,山谷中一片祥和幽靜。
  半英里外的山丘,尖銳的聲音忽地響徹山谷,主持人開始測試他的擴音器,恐怕半數的盧貝隆人都被吵醒了。
  “喂!喂!l、2、3,早安!梅納村。”主持人停頓下來,喀儿喀儿咳嗽,听來挺像雪崩的聲音。
  “好,机器沒問題。”他說。
  他把音量調低,轉至蒙地卡羅電台。
  哎!一個宁靜的早晨,甭提了!
  我們決定等到下午才去看這個狗展。那時候,開場類的節目應該已經結束,雜种狗和動作有問題的狗也被淘汰了,大伙儿也都用過午餐,狗展中最佳狗鼻子比賽即將在場內展開。
  中午的鐘聲一響,擴音器突然安靜下來,原本紛亂嘈鬧的狗吠背景音樂,頓時變成因無聊而偶爾低吠几下的獵狗聲,活似一首痛苦的小夜曲。
  除此之外,山谷變得非常安靜,狗儿和所有的人類都用午餐去了!
  “大家都吃飽了嗎?”擴音器喊將起來,麥克風傳出低沉的聲音。
  “活動開始啦!”于是我們出發,沿著往運動場的小路前進。
  停車場中的一塊蔭涼空地,早就被一群眼明手快的小販占据。
  他們兜售什么東西呢?乖乖,特殊品种的狗儿、雜种狗、具有特殊專長的狗、專門獵野豬的狗、獵兔子的狗、獵鵪鶉及山鷂的狗。
  這些狗儿在樹下被鐵鏈串聯起來,活像一條碩大的黑白珍珠項鏈,酣睡中猶不停地扯動。它們的主人一副吉普賽人長相:身材修長,皮膚黝黑,濃密的八字胡下露出閃閃發光的金色牙齒。
  一個吉普賽人注意到老婆大人喜歡上一只皺皮棕黑色的展示狗儿,它老兄正懶洋洋地用后腳掌撓抓耳朵。
  “它長得很漂亮,是不是啊?”吉普賽人說,金色牙齒對著我們發光。
  他蹲下來對准狗儿脖頸,一把抓起。“它是和袋子生而俱來的,你可以直接提回家。”
  那只狗睜開眼睛,似乎對自己身上生來就披著一件尺寸大了好几號的皮外套感到無奈,腳掌搔痒搔到一半即作罷。
  老婆大人搖頭,“我們已經有三只狗了!”
  那人聳聳肩,用勁把狗儿甩下,“三只和四只,有什么差別呢?”
         ※        ※         ※
  順著運場跑道向前走,場內攤販的貨色愈來愈有看頭。
  一個用三合板和鐵絲制成的籠子上,擺著一張說明,上面寫著:狐狸獵犬,專獵兔子和松露,一只真正的冠軍狗。
  這只冠軍狗短小肥胖,黑白夾雜,正躺在地上打盹。
  我們剛剛停下一會,但這點時間對精明的狗販子而言,已是綽綽有余。
  “它長得不賴吧!是不是啊?”他把狗搖醒,從籠子中將它舉起來。
  “看!”
  他把狗放在地上,從貨車引擎蓋上的空酒瓶旁的錫盤子里拿出一片香腸。
  “很特別的!”他說:“當這种狗在狩獵時,沒有什么東西能讓它們分心,全身變得僵硬,你壓它的頭部后方,它的后腳就會抬高。”
  他把香腸用樹葉蓋住,讓狗儿去找,然后把腳壓在狗儿的頭上。
  嗚呼,狗儿露出牙齒哀眸,咬他的腳踝……
  我們繼續往前走。
  運動場從午餐中漸漸蘇醒,樹底下零星散落著一些食物和空杯子。
  一只西班牙犬成功地跳上桌子,把食物殘渣清理干淨,然后下巴賴在一個盤子上睡著了。
  由于參觀的賓客才吃飽,挺著撐透的肚子,加上天气炎熱,動作明顯變緩,一邊剔牙齒,一邊制覽本地軍火商人展示的獵槍。
  一個長桌子上,有三四十枝槍整齊地排成一列,其中,包括一枝引起极大興趣的最新型黑色鎮暴机關槍。如果森林中出現吸人血的兔子殺手的話,毫無疑問,就需要用到這把槍來維持秩序。
  有些展品我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看不出所以然。一張說明卡片上寫著:“日本忍者使用的武器”;天哪,哪個獵人會需要用到“銅指環”和“銳利不袗流星鏈”呢?
  這實在是一場暴力展示會,完全和英國狗展上販賣的橡膠骨頭及壓下會叫的狗玩具全然不同。
  古有明訓:有其狗必有其主。什么人養什么狗,狗主人和狗儿長時間相處下來時,往往會變得有几分神似,而這种理論也有許多活生生的例子可以證明。
  在世界上其他的地區,這派理論也許指的是身体上的特征——女主人有一個和她的腊腸狗相訪的下顎,滿臉胡須的男主人必有一只濃眉小狗,体型瘦小的騎馬師總跟著一只身材玲瓏的賽犬。
  但是法國就是法國,他們借著服飾來突顯這個特點。
  优美狗姿比賽中的兩位优胜者,人与狗完美無暇的搭襯,引起大家的注意,尤其吸引一些穿著比較保守的觀眾。
  女子組部份,一位金發女郎穿著白襯衫,白短褲,白色牛仔靴,用白色皮帶牽著一只白色迷你獅子狗,穿過目光和騷動的人陣,走到吧台邊,小指頭微翹地啜飲柳橙汁。
  鎮上那些穿著普通襯衫和平底鞋的女士們看著她,興致勃勃地評頭論足,這种興頭往往是她們在肉攤上討論向應該如何切時才有的表現。
  男子組部份,則是由一位短胖的男士和他及腰高的大丹狗傲視群雄。
  這只大丹狗很干淨,背部黑得發亮;它的主人穿著一件黑色緊身T恤,非常貼身的黑色牛仔褲及一雙黑色牛仔靴。大丹狗戴著一條很重的黑色項圈,主人脖子上戴著一條像小鋼索的項鏈,上面挂著一塊獎牌,每走一步就打到他的胸膛;他的手上戴著一條類似的手鏈。
  或許是不小心吧!他的狗儿沒戴手鏈,不過當他們高高地站在台上時,挺像一對陽剛十足的伙伴。主人粗魯地猛拉項圈,大聲吼叫地控制他的狗。狗儿露出大丹狗溫順的本色,實在搞不清狀況,它應該裝成凶猛狠暴、難以控制的樣子,卻反倒很禮貌地,興匆匆地看著從它胯下穿過的小狗。
  馬斯爾先生手捧彩券糾纏起我們來,我們尚在計算那大丹狗在吃掉它后腿聚集著像蒼蠅群的小狗儿之前,它的好脾气會持續多久。
  只需花10塊法郎,馬斯爾先生就可提供机會讓我們贏得由當地商人捐贈的運動器材和大吃一頓的机會:一輛越野腳踏車,微波爐,一把獵槍,或美心牌香腸。我松了一口气,幸好小狗儿不是獎品中的一項。
  馬斯爾先生斜著眼睛說:“你們永遠不會曉得香腸是用什么做的。”
  老婆大人一臉惊愕,他調皮地拍拍她,“不是的,我是開玩笑的!”
  事實上,展示台上有足夠用來灌制成堆香腸的小狗。它們在樹底下、毛毯上、紙箱里、自制的狗屋及舊毛衣上,成群地,或躺或動。
  我們從一堆毛茸茸躺滿犬類的狗陣走到另一狗陣,這是考驗老婆大人的時候,她只要面對任何四英尺高鼻子潮濕的動物都會流露出感情。
  狗販子銷售的技巧更是無恥,一看到她泄露出些微的興趣時,馬上從狗堆中抓出一只小狗,塞進她怀里,狗儿在她怀中很快地入睡。
  “看,它多么可愛啊!”
  剎那間,我已經可以看見她心腸又變軟了!
         ※        ※         ※
  幸好,這時擴音器傳來嘻嘻隆隆的聲音,一名專家開始介紹這場比賽的內容和規則,替我們解了圍。
  這名解說專家身著獵人裝——戴卡其帽、著襯衫、褲子,擁有一副低沉的嗓音。他似乎還不習慣透過麥克風說話。而生為普羅旺斯人,在無法說話時,往往會讓雙手安靜下來,所以他的解說間歇地時有時無。當他用麥克風指示運動場上的不同地方時,隨著脖子的扭動,他的話就消失在微風中。
  比賽的選手在遠處盡頭排成一列,有半打多的向導獵犬和兩只褐色名犬。運動場上有一處處小樹叢,隨意安置著,這是比賽中用來藏鵪鶉的地方。有人會將一只活鵪鶉高高地舉起來,讓人檢查。
  解說員的麥克風技術進步許多,我們終于能听到他的說明,鵪鶉將會被綁在不同的樹叢中,讓比賽的狗儿尋找,但不可以把它咬死,只能指示鵪鶉藏匿的地方,最快找到鵪鶉的狗就獲胜。
  鵪鶉鶴藏妥后,第一位參賽者解開繩子,那只狗穿過兩片樹叢,才聞一下,在离第三片樹叢還有几碼遠的地方站直,停了下來。
  “哈!這只狗,夠厲害。”
  解說員突然冒出話來,狗儿被這個嘈雜聲分散注意力,朝聲音來源望一望。不過很快地它又繼續行進,在舉起另一只腳前,將一只腳非常小心地踏在地上,頸子和頭朝向樹叢,解說員贊美它專注且動作优雅,狗儿這時絲毫不再受聲音干扰。
  “太棒了!”解說員說,并開始拍手,忘了手上還拿著麥克風。主人帶回他的狗,人和狗用胜利的小跑步返回起點。
  一位穿高跟鞋及黑白相間洋裝的計時女郎,手里拿著計分板,把比賽成績記在板子上。負責藏匿鵪鶉的人連忙將鵪鶉藏到另一處樹叢里,第二位競賽者入場。
  這只狗立刻沖到剛才鵪鴉被捉走的樹叢邊,停下來。
  “沒錯,那里的气味還很濃,再等一會吧!”解說員說。
  我們等著瞧,狗儿也等,后來它不想等,也許是對被派出場卻徒勞無功感到厭煩,它對著樹叢抬腿撒尿,然后跑回主人身邊。
  負責藏鵪鶉的人再將那只可怜的鵪鶉藏到新的地點,這只鵪鶉顯然味道特別濃,一只又一只的狗連續補空停在第一次的樹叢邊。
  一位站在我們旁邊的老先生解釋給我們听,他說鵪鶉一定是從這處樹叢拖到下一處樹叢,因而沿路留下味道,怎么期望狗儿找到鳥儿呢?它們又不是千里眼。老先生搖搖頭并用舌頭頂住牙齒發出噴噴聲,頗不以為然。
  最后一位選手,是一只褐色名犬,看到敵手一個個敗陣下來,紛紛离去,它興奮异常,不耐煩地扯拉繩子。輪到它上場時,它顯然不了解自己在比賽中的角色,完全忘了鵪鶉和樹叢這檔事,像馬拉松賽手般盡全速繞運動場一周,然后沖進葡萄園,它的主人緊追在后。
  解說員喊著:“老天呀!一個火車頭,算了吧!”
  太陽西沉,人們的影越拉越變長。杜佛先生,哲學家獵人俱樂部的董事長主持頒獎,接著坐定下來和其他同伴享受丰盛的西班牙海鮮飯。
  天黑后,我們隱約听到遠處傳來的笑聲和杯子碰撞聲,而葡萄園的某處,有人大聲喊叫著他的褐色名犬。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