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幕

第一場 維洛那。凱普萊特花園牆外的小巷

     羅密歐上。
羅密歐 我的心還逗留在這里,我能夠就這樣掉頭前去嗎?轉回去,你這無精打彩的身子,去找尋你的靈魂吧。(攀登牆上,跳入牆內。)
     班伏里奧及茂丘西奧上。
班伏里奧 羅密歐!羅密歐兄弟!
茂丘西奧 他是個乖巧的家伙;我說他一定溜回家去睡了。
班伏里奧 他往這條路上跑,一定跳進這花園的牆里去了。好茂丘西奧,你叫叫他吧。
茂丘西奧 不,我還要念咒喊他出來呢。羅密歐!痴人!瘋子!戀人!情郎!快快化做一聲歎息出來吧!我不要你多說什么,只要你念一行詩,歎一口气,把咱們那位維納斯奶奶恭維兩句,替她的瞎眼儿子丘匹德少爺取個綽號,這位小愛神真是個神弓手,竟讓國王愛上了叫化子的女儿!他沒有听見,他沒有作聲,他沒有動靜;這猴崽子難道死了嗎?待我咒他的鬼魂出來。憑著羅瑟琳的光明的眼睛,憑著她的高額角,她的紅嘴唇,她的玲瓏的腳,挺直的小腿,彈性的大腿和大腿附近的那一部分,憑著這一切的名義,赶快給我現出真形來吧!
班伏里奧 他要是听見了,一定會生气的。
茂丘西奧 這不致于叫他生气;他要是生气,除非是气得他在他情人的圈儿里喚起一個异樣的妖精,由它在那儿昂然直立,直等她降伏了它,并使它低下頭來;那樣做的話,才是怀著惡意呢;我的咒語卻很正當,我無非憑著他情人的名字喚他出來罷了。
班伏里奧 來,他已經躲到樹叢里,跟那多露水的黑夜作伴去了;愛情本來是盲目的,讓他在黑暗里摸索去吧。
茂丘西奧 愛情如果是盲目的,就射不中靶。此刻他該坐在枇杷樹下了,希望他的情人就是他口中的枇杷。——啊,羅密歐,但愿,但愿她真的成了你到口的枇杷!羅密歐,晚安!我要上床睡覺去;這儿草地上太冷啦,我可受不了。來,咱們走吧。
班伏里奧 好,走吧;他要避著我們,找他也是白費辛勤。(同下。)

第二場 同前。凱普萊特家的花園

     羅密歐上。
羅密歐 沒有受過傷的才會譏笑別人身上的創痕。(朱麗葉自上方窗戶中出現)輕聲!那邊窗子里亮起來的是什么光?那就是東方,朱麗葉就是太陽!起來吧,美麗的太陽!赶走那妒忌的月亮,她因為她的女弟子比她美得多,已經气得面色慘白了。既然她這樣妒忌著你,你不要忠于她吧;脫下她給你的這一身慘綠色的貞女的道服,它是只配給愚人穿的。那是我的意中人;啊!那是我的愛;唉,但愿她知道我在愛著她!她欲言又止,可是她的眼睛已經道出了她的心事。待我去回答她吧;不,我不要太鹵莽,她不是對我說話。天上兩顆最燦爛的星,因為有事他去,請求她的眼睛替代它們在空中閃耀。要是她的眼睛變成了天上的星,天上的星變成了她的眼睛,那便怎樣呢?她臉上的光輝會掩蓋了星星的明亮,正像燈光在朝陽下黯然失色一樣;在天上的她的眼睛,會在太空中大放光明,使鳥儿誤認為黑夜已經過去而唱出它們的歌聲。瞧!她用纖手托住了臉,那姿態是多么美妙!啊,但愿我是那一只手上的手套,好讓我親一親她臉上的香澤!
朱麗葉 唉!
羅密歐 她說話了。啊!再說下去吧,光明的天使!因為我在這夜色之中仰視著你,就像一個塵世的凡人,張大了出神的眼睛,瞻望著一個生著翅膀的天使,駕著白云緩緩地馳過了天空一樣。
朱麗葉 羅密歐啊,羅密歐!為什么你偏偏是羅密歐呢?否認你的父親,拋棄你的姓名吧;也許你不愿意這樣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愛人,我也不愿再姓凱普萊特了。
羅密歐 (旁白)我還是繼續听下去呢,還是現在就對她說話?
朱麗葉 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敵;你即使不姓蒙太古,仍然是這樣的一個你。姓不姓蒙太古又有什么關系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腳,又不是手臂,又不是臉,又不是身体上任何其他的部分。啊!換一個姓名吧!姓名本來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叫做玫瑰的這一种花,要是換了個名字,它的香味還是同樣的芬芳;羅密歐要是換了別的名字,他的可愛的完美也決不會有絲毫改變。羅密歐,拋棄了你的名字吧;我愿意把我整個的心靈,賠償你這一個身外的空名。
羅密歐 那么我就听你的話,你只要叫我做愛,我就重新受洗,重新命名;從今以后,永遠不再叫羅密歐了。
朱麗葉 你是什么人,在黑夜里躲躲閃閃地偷听人家的話?
羅密歐 我沒法告訴你我叫什么名字。敬愛的神明,我痛恨我自己的名字,因為它是你的仇敵;要是把它寫在紙上,我一定把這几個字撕成粉碎。
朱麗葉 我的耳朵里還沒有灌進從你嘴里吐出來的一百個字,可是我認識你的聲音;你不是羅密歐,蒙太古家里的人嗎?
羅密歐 不是,美人,要是你不喜歡這兩個名字。
朱麗葉 告訴我,你怎么會到這儿來,為什么到這儿來?花園的牆這么高,是不容易爬上來的;要是我家里的人瞧見你在這儿,他們一定不讓你活命。
羅密歐 我借著愛的輕翼飛過園牆,因為磚石的牆垣是不能把愛情阻隔的;愛情的力量所能夠做到的事,它都會冒險嘗試,所以我不怕你家里人的干涉。
朱麗葉 要是他們瞧見了你,一定會把你殺死的。
羅密歐 唉!你的眼睛比他們二十柄刀劍還厲害;只要你用溫柔的眼光看著我,他們就不能傷害我的身体。
朱麗葉 我怎么也不愿讓他們瞧見你在這儿。
羅密歐 朦朧的夜色可以替我遮過他們的眼睛。只要你愛我,就讓他們瞧見我吧;与其因為得不到你的愛情而在這世上捱命,還不如在仇人的刀劍下喪生。
朱麗葉 誰叫你找到這儿來的?
羅密歐 愛情慫恿我探听出這一個地方;他替我出主意,我借給他眼睛。我不會操舟駕舵,可是倘使你在遼遠遼遠的海濱,我也會冒著風波尋訪你這顆珍寶。
朱麗葉 幸虧黑夜替我罩上了一重面幕,否則為了我剛才被你听去的話,你一定可以看見我臉上羞愧的紅暈。我真想遵守禮法,否認已經說過的言語,可是這些虛文俗禮,現在只好一切置之不顧了!你愛我嗎?我知道你一定會說“是的”;我也一定會相信你的話;可是也許你起的誓只是一個謊,人家說,對于戀人們的寒盟背信,天神是一笑置之的。溫柔的羅密歐啊!你要是真的愛我,就請你誠意告訴我;你要是嫌我太容易降心相從,我也會堆起怒容,裝出倔強的神气,拒絕你的好意,好讓你向我婉轉求情,否則我是無論如何不會拒絕你的。俊秀的蒙太古啊,我真的太痴心了,所以也許你會覺得我的舉動有點輕浮;可是相信我,朋友,總有一天你會知道我的忠心遠胜過那些善于矜持作態的人。我必須承認,倘不是你乘我不備的時候偷听去了我的真情的表白,我一定會更加矜持一點的;所以原諒我吧,是黑夜泄漏了我心底的秘密,不要把我的允諾看作無恥的輕狂。
羅密歐 姑娘,憑著這一輪皎洁的月亮,它的銀光涂染著這些果樹的梢端,我發誓——
朱麗葉 啊!不要指著月亮起誓,它是變化無常的,每個月都有盈虧圓缺;你要是指著它起誓,也許你的愛情也會像它一樣無常。
羅密歐 那么我指著什么起誓呢?
朱麗葉 不用起誓吧;或者要是你愿意的話,就憑著你优美的自身起誓,那是我所崇拜的偶像,我一定會相信你的。
羅密歐 要是我的出自深心的愛情——
朱麗葉 好,別起誓啦。我雖然喜歡你,卻不喜歡今天晚上的密約;它太倉卒、太輕率、太出人意外了,正像一閃電光,等不及人家開一聲口,已經消隱了下去。好人,再會吧!這一朵愛的蓓蕾,靠著夏天的暖風的吹拂,也許會在我們下次相見的時候,開出鮮艷的花來。晚安,晚安!但愿恬靜的安息同樣降臨到你我兩人的心頭!
羅密歐 啊!你就這樣离我而去,不給我一點滿足嗎?
朱麗葉 你今夜還要什么滿足呢?
羅密歐 你還沒有把你的愛情的忠實的盟誓跟我交換。
朱麗葉 在你沒有要求以前,我已經把我的愛給了你了;可是我倒愿意重新給你。
羅密歐 你要把它收回去嗎?為什么呢,愛人?
朱麗葉 為了表示我的慷慨,我要把它重新給你。可是我只愿意要我已有的東西:我的慷慨像海一樣浩渺,我的愛情也像海一樣深沉;我給你的越多,我自己也越是富有,因為這兩者都是沒有窮盡的。(乳媼在內呼喚)我听見里面有人在叫;親愛的,再會吧!——就來了,好奶媽!——親愛的蒙太古,愿你不要負心。再等一會儿,我就會來的。(自上方下。)
羅密歐 幸福的,幸福的夜啊!我怕我只是在晚上做了一個夢,這樣美滿的事不會是真實的。
     朱麗葉自上方重上。
朱麗葉 親愛的羅密歐,再說三句話,我們真的要再會了。要是你的愛情的确是光明正大,你的目的是在于婚姻,那么明天我會叫一個人到你的地方來,請你叫他帶一個信給我,告訴我你愿意在什么地方、什么時候舉行婚禮;我就會把我的整個命運交托給你,把你當作我的主人,跟隨你到天涯海角。
乳媼 (在內)小姐!
朱麗葉 就來。——可是你要是沒有誠意,那么我請求你——
乳媼 (在內)小姐!
朱麗葉 等一等,我來了。——停止你的求愛,讓我一個人獨自傷心吧。明天我就叫人來看你。
羅密歐 憑著我的靈魂——
朱麗葉 一千次的晚安!(自上方下。)
羅密歐 晚上沒有你的光,我只有一千次的心傷!戀愛的人去赴他情人的約會,像一個放學歸來的儿童;可是當他和情人分別的時候,卻像上學去一般滿臉懊喪。(退后。)
     朱麗葉自上方重上。
朱麗葉 噓!羅密歐!噓!唉!我希望我會發出呼鷹的聲音,招這只鷹儿回來。我不能高聲說話,否則我要讓我的喊聲傳進厄科的洞穴,讓她的無形的喉嚨因為反复叫喊著我的羅密歐的名字而變成嘶啞。
羅密歐 那是我的靈魂在叫喊著我的名字。戀人的聲音在晚間多么清婉,听上去就像最柔和的音樂!
朱麗葉 羅密歐!
羅密歐 我的愛!
朱麗葉 明天我應該在什么時候叫人來看你?
羅密歐 就在九點鐘吧。
朱麗葉 我一定不失信;挨到那個時候,該有二十年那么長久!我記不起為什么要叫你回來了。
羅密歐 讓我站在這儿,等你記起了告訴我。
朱麗葉 你這樣站在我的面前,我一心想著多么愛跟你在一塊儿,一定永遠記不起來了。
羅密歐 那么我就永遠等在這儿,讓你永遠記不起來,忘記除了這里以外還有什么家。
朱麗葉 天快要亮了;我希望你快去;可是我就好比一個淘气的女孩子,像放松一個囚犯似的讓她心愛的鳥儿暫時跳出她的掌心,又用一根絲線把它拉了回來,愛的私心使她不愿意給它自由。
羅密歐 我但愿我是你的鳥儿。
朱麗葉 好人,我也但愿這樣;可是我怕你會死在我的過分的愛撫里。晚安!晚安!离別是這樣甜蜜的凄清,我真要向你道晚安直到天明!(下。)
羅密歐 但愿睡眠合上你的眼睛!
但愿平靜安息我的心靈!
我如今要去向神父求教,
把今宵的艷遇訴他知曉。(下。)

第三場 同前。勞倫斯神父的寺院

     勞倫斯神父攜籃上。
勞倫斯 黎明笑向著含慍的殘宵,
金鱗浮上了東方的天梢;
看赤輪驅走了片片烏云,
像一群醉漢向四處狼奔。
趁太陽還沒有睜開火眼,
晒干深夜里的涔涔露點,
我待要采摘下滿篋盈筐,
毒草靈葩充實我的青囊。
大地是生化万類的慈母,
她又是掩藏群生的墳墓,
試看她無所不載的胸怀,
哺乳著多少的奼女嬰孩!
天生下的万物沒有棄擲,
什么都有它各自的特色,
石塊的冥頑,草木的無知,
都含著玄妙的造化生机。
莫看那蠢蠢的惡木莠蔓,
對世間都有它特殊貢獻;
即使最純良的美谷嘉禾,
用得失當也會害性戕軀。
美德的誤用會變成罪過,
罪惡有時反會造成善果。
這一朵有毒的弱蕊纖苞,
也會把淹煎的痼疾醫療;
它的香味可以祛除百病,
吃下腹中卻會昏迷不醒。
草木和人心并沒有不同,
各自有善意和惡念爭雄;
惡的勢力倘然占了上風,
死便會蛀蝕進它的心中。
羅密歐上。
羅密歐 早安,神父。
勞倫斯 上帝祝福你!是誰的溫柔的聲音這么早就在叫我?孩子,你一早起身,一定有什么心事。老年人因為多憂多慮,往往容易失眠,可是身心壯健的青年,一上了床就應該酣然入睡;所以你的早起,倘不是因為有什么煩惱,一定是昨夜沒有睡過覺。
羅密歐 你的第二個猜測是對的;我昨夜享受到比睡眠更甜蜜的安息。
勞倫斯 上帝饒恕我們的罪惡!你是跟羅瑟琳在一起嗎?
羅密歐 跟羅瑟琳在一起,我的神父?不,我已經忘記了那一個名字,和那個名字所帶來的煩惱。
勞倫斯 那才是我的好孩子;可是你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
羅密歐 我愿意在你沒有問我第二遍以前告訴你。昨天晚上我跟我的仇敵在一起宴會,突然有一個人傷害了我,同時她也被我傷害了;只有你的幫助和你的圣藥,才會醫治我們兩人的重傷。神父,我并不怨恨我的敵人,因為瞧,我來向你請求的事,不單為了我自己,也同樣為了她。
勞倫斯 好孩子,說明白一點,把你的意思老老實實告訴我,別打著啞謎了。
羅密歐 那么老實告訴你吧,我心底的一往深情,已經完全傾注在凱普萊特的美麗的女儿身上了。她也同樣愛著我;一切都完全定當了,只要你肯替我們主持神圣的婚禮。我們在什么時候遇見,在什么地方求愛,怎樣彼此交換著盟誓,這一切我都可以慢慢告訴你;可是無論如何,請你一定答應就在今天替我們成婚。
勞倫斯 圣芳濟啊!多么快的變化!難道你所深愛著的羅瑟琳,就這樣一下子被你拋棄了嗎?這樣看來,年輕人的愛情,都是見异思遷,不是發于真心的。耶穌,馬利亞!你為了羅瑟琳的緣故,曾經用多少的眼淚洗過你消瘦的面龐!為了替無味的愛情添加一點辛酸的味道,曾經浪費掉多少的咸水!太陽還沒有掃清你吐向蒼穹的怨气,我這龍鐘的耳朵里還留著你往日的呻吟!瞧!就在你自己的頰上,還剩著一絲不曾揩去的舊時的淚痕。要是你不曾變了一個人,這些悲哀都是你真實的情感,那么你是羅瑟琳的,這些悲哀也是為羅瑟琳而發的;難道你現在已經變心了嗎?男人既然這樣沒有琱腄A那就莫怪女人家朝三暮四了。
羅密歐 你常常因為我愛羅瑟琳而責備我。
勞倫斯 我的學生,我不是說你不該戀愛,我只叫你不要因為戀愛而發痴。
羅密歐 你又叫我把愛情埋葬在墳墓里。
勞倫斯 我沒有叫你把舊的愛情埋葬了,再去另找新歡。
羅密歐 請你不要責備我;我現在所愛的她,跟我心心相印,不像前回那個一樣。
勞倫斯 啊,羅瑟琳知道你對她的愛情完全抄著人云亦云的老調,你還沒有讀過戀愛入門的一課哩。可是來吧,朝三暮四的青年,跟我來;為了一個理由,我愿意幫助你一臂之力:因為你們的結合也許會使你們兩家釋嫌修好,那就是天大的幸事了。
羅密歐 啊!我們就去吧,我巴不得越快越好。
勞倫斯 凡事三思而行;跑得太快是會滑倒的。(同下。)

第四場 同前。街道

     班伏里奧及茂丘西奧上。
茂丘西奧 見鬼的,這羅密歐究竟到哪儿去了?他昨天晚上沒有回家嗎?
班伏里奧 沒有,我問過他的仆人了。
茂丘西奧 噯喲!那個白面孔狠心腸的女人,那個羅瑟琳,一定把他虐待得要發瘋了。
班伏里奧 提伯爾特,凱普萊特那老頭子的親戚,有一封信送到他父親那里。
茂丘西奧 一定是一封挑戰書。
班伏里奧 羅密歐一定會給他一個答复。
茂丘西奧 只要會寫几個字,誰都會寫一封复信。
班伏里奧 不,我說他一定會接受他的挑戰。
茂丘西奧 唉!可怜的羅密歐!他已經死了,一個白女人的黑眼睛戳破了他的心;一支戀歌穿過了他的耳朵;瞎眼的丘匹德的箭已把他當胸射中;他現在還能夠抵得住提伯爾特嗎?
班伏里奧 提伯爾特是個什么人?
茂丘西奧 我可以告訴你,他不是個平常的阿貓阿狗。啊!他是個膽大心細、劍法高明的人。他跟人打起架來,就像照著樂譜唱歌一樣,一板一眼都不放松,一秒鐘的停頓,然后一、二、三,刺進人家的胸膛;他全然是個穿禮服的屠夫,一個決斗的專家;一個名門貴胄,一個擊劍能手。啊!那了不得的側擊!那反擊!那直中要害的一劍!
班伏里奧 那什么?
茂丘西奧 那些怪模怪樣、扭扭捏捏的裝腔作勢,說起話來怪聲怪气的荒唐鬼的對頭。他們只會說,“耶穌哪,好一柄鋒利的刀子!”——好一個高大的漢子,好一個風流的婊子!嘿,我的老爺子,咱們中間有這么一群不知從哪儿飛來的蒼蠅,這一群滿嘴法國話的時髦人,他們因為趨新好异,坐在一張舊凳子上也會不舒服,這不是一件可以痛哭流涕的事嗎?
     羅密歐上。
班伏里奧 羅密歐來了,羅密歐來了。
茂丘西奧 瞧他孤零零的神气,倒像一條風干的咸魚。啊,你這塊肉呀,你是怎樣變成了魚的!現在他又要念起彼特拉克的詩句來了:羅拉比起他的情人來不過是個灶下的丫頭,雖然她有一個會做詩的愛人;狄多是個蓬頭垢面的村婦;克莉奧佩屈拉是個吉卜賽姑娘;海倫、希羅都是下流的娼妓;提斯柏也許有一雙美麗的灰色眼睛,可是也不配相提并論。羅密歐先生,給你個法國式的敬禮!昨天晚上你給我們開了多大的一個玩笑哪。
羅密歐 兩位大哥早安!昨晚我開了什么玩笑?
茂丘西奧 你昨天晚上逃走得好;裝什么假?
羅密歐 對不起,茂丘西奧,我當時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在那情況下我只好失禮了。
茂丘西奧 這就是說,在那情況下,你不得不屈一屈膝了。
羅密歐 你的意思是說,賠個禮。
茂丘西奧 你回答得正對。
羅密歐 正是十分有禮的說法。
茂丘西奧 何止如此,我是講禮講到頭了。
羅密歐 像是花儿鞋子的尖頭。
茂丘西奧 說得對。
羅密歐 那么我的鞋子已經全是花花的洞儿了。
茂丘西奧 講得妙;跟著我把這個笑話追到底吧,直追得你的鞋子都破了,只剩下了鞋底,而那笑話也就變得又禿又呆了。
羅密歐 啊,好一個又呆又禿的笑話,真配傻子來說。
茂丘西奧 快來幫忙,好班伏里奧;我的腦袋不行了。
羅密歐 要來就快馬加鞭;不然我就宣告胜利了。
茂丘西奧 不,如果比聰明像賽馬,我承認我輸了;我的馬儿哪有你的野?說到野,我的五官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你的任何一官。可是你野的時候,我几時跟你在一起過?
羅密歐 哪一次撒野沒有你這呆頭鵝?
茂丘西奧 你這話真有意思,我巴不得咬你一口才好。
羅密歐 啊,好鵝儿,莫咬我。
茂丘西奧 你的笑話又甜又辣;簡直是辣醬油。
羅密歐 美鵝加辣醬,豈不絕妙?
茂丘西奧 啊,妙語橫生,越拉越橫!
羅密歐 橫得好;你這呆頭鵝變成一只橫胖鵝了。
茂丘西奧 呀,我們這樣打著趣豈不比呻吟求愛好得多嗎?此刻你多么和气,此刻你才真是羅密歐了;不論是先天還是后天,此刻是你的真面目了;為了愛,急得涕零滿臉,就像一個天生的傻子,奔上奔下,找洞儿藏他的棍儿。
班伏里奧 打住吧,打住吧。
茂丘西奧 你不讓我的話講完,留著尾巴好不順眼。
班伏里奧 不打住你,你的尾巴還要長大呢。
茂丘西奧 啊,你錯了;我的尾巴本來就要縮小了;我的話已經講到了底,不想老占著位置啦。
羅密歐 看哪,好把戲來啦!
     乳媼及彼得上。
茂丘西奧 一條帆船,一條帆船!
班伏里奧 兩條,兩條!一公一母。
乳媼 彼得!
彼得 有!
乳媼 彼得,我的扇子。
茂丘西奧 好彼得,替她把臉遮了;因為她的扇子比她的臉好看一點。
乳媼 早安,列位先生。
茂丘西奧 晚安,好太太。
乳媼 是道晚安時候了嗎?
茂丘西奧 我告訴你,不會錯;那日規上的指針正頂著中午呢。
乳媼 你說什么!你是什么人!
羅密歐 好太太,上帝造了他,他可不知好歹。
乳媼 說得好:你說他不知好歹哪?列位先生,你們有誰能夠告訴我年輕的羅密歐在什么地方?
羅密歐 我可以告訴你;可是等你找到他的時候,年輕的羅密歐已經比你尋訪他的時候老了點儿了。我因為取不到一個好一點的名字,所以就叫做羅密歐;在取這一個名字的人們中間,我是最年輕的一個。
乳媼 您說得真好。
茂丘西奧 呀,這樣一個最坏的家伙你也說好?想得周到;有道理,有道理。
乳媼 先生,要是您就是他,我要跟您單獨講句話儿。
班伏里奧 她要拉他吃晚飯去。
茂丘西奧 一個老虔婆,一個老虔婆!有了!有了!
羅密歐 有了什么?
茂丘西奧 不是什么野兔子;要說是兔子的話,也不過是齋節里做的兔肉餅,沒有吃完就發了霉。(唱)
 老兔肉,發白霉,
 老兔肉,發白霉,
原是齋節好點心:
 可是霉了的兔肉餅,
 二十個人也吃不盡,
吃不完的霉肉餅。
羅密歐,你到不到你父親那儿去?我們要在那邊吃飯。
羅密歐 我就來。
茂丘西奧 再見,老太太;(唱)
再見,我的好姑娘!(茂丘西奧、班伏里奧下。)
乳媼 好,再見!先生,這個滿嘴胡說八道的放肆家伙是誰?
羅密歐 奶媽,這位先生最喜歡听他自己講話;他在一分鐘里所說的話,比他在一個月里听人家講的話還多。
乳媼 要是他對我說了一句不客气的話,盡管他力气再大一點,我也要給他一頓教訓;這种家伙二十個我都對付得了,要是對付不了,我會叫那些對付得了他們的人來。混帳東西!他把老娘看做什么人啦?我不是那些爛污婊子,由他隨便取笑。(向彼得)你也是個好東西,看著人家把我欺侮,站在旁邊一動也不動!
彼得 我沒有看見什么人欺侮你;要是我看見了,一定會立刻拔出刀子來的。碰到吵架的事,只要理直气壯,打起官司來不怕人家,我是從來不肯落在人家后頭的。
乳媼 噯喲!真把我气得渾身發抖。混帳的東西!對不起,先生,讓我跟您說句話儿。我剛才說過的,我家小姐叫我來找您;她叫我說些什么話我可不能告訴您;可是我要先明白對您說一句,要是正像人家說的,您想騙她做一場春夢,那可真是人家說的一件頂坏的行為;因為這位姑娘年紀還小,所以您要是欺騙了她,實在是一樁對無論哪一位好人家的姑娘都是對不起的事情,而且也是一樁頂不應該的舉動。
羅密歐 奶媽,請你替我向你家小姐致意。我可以對你發誓——
乳媼 很好,我就這樣告訴她。主啊!主啊!她听見了一定會非常喜歡的。
羅密歐 奶媽,你去告訴她什么話呢?你沒有听我說呀。
乳媼 我就對她說您發過誓了,證明您是一位正人君子。
羅密歐 你請她今天下午想個法子出來到勞倫斯神父的寺院里忏悔,就在那個地方舉行婚禮。這几個錢是給你的酬勞。
乳媼 不,真的,先生,我一個錢也不要。
羅密歐 別客气了,你還是拿著吧。
乳媼 今天下午嗎,先生?好,她一定會去的。
羅密歐 好奶媽,請你在這寺牆后面等一等,就在這一點鐘之內,我要叫我的仆人去拿一捆扎得像船上的軟梯一樣的繩子來給你帶去;在秘密的夜里,我要憑著它攀登我的幸福的尖端。再會!愿你對我們忠心,我一定不會有負你的辛勞。再會!替我向你的小姐致意。
乳媼 天上的上帝保佑您!先生,我對您說。
羅密歐 你有什么話說,我的好奶媽?
乳媼 您那仆人可靠得住嗎?您沒听見古話說,兩個人知道是秘密,三個人知道就不是秘密嗎?
羅密歐 你放心吧,我的仆人是最可靠不過的。
乳媼 好先生,我那小姐是個最可愛的姑娘——主啊!主啊!——那時候她還是個咿咿呀呀怪會說話的小東西——啊!本地有一位叫做帕里斯的貴人,他巴不得把我家小姐搶到手里;可是她,好人儿,瞧他比瞧一只蛤蟆還討厭。我有時候對她說帕里斯人品不錯,你才不知道哩,她一听見這樣的話,就會气得面如土色。請問羅絲瑪麗花和羅密歐是不是同樣一個字開頭的呀?
羅密歐 是呀,奶媽;怎么樣?都是羅字起頭的哪。
乳媼 啊,你開玩笑哩!那是狗的名字啊;阿羅就是那個——不對;我知道一定是另一個字開頭的——她還把你同羅絲瑪麗花連在一起,我也不懂,反正你听了一定喜歡的。
羅密歐 替我向你小姐致意。
乳媼 一定一定。(羅密歐下)彼得!
彼得 有!
乳媼 給我帶路,拿著我的扇子,快些走。(同下。)

第五場 同前。凱普萊特家的花園

     朱麗葉上。
朱麗葉 我在九點鐘差奶媽去;她答應在半小時以內回來。也許她碰不見他;那是不會的。啊!她的腳走起路來不大方便。戀愛的使者應當是思想,因為它比驅散山坡上的陰影的太陽光還要快十倍;所以維納斯的云車是用白鴿駕駛的,所以凌風而飛的丘匹德生著翅膀。現在太陽已經升上中天,從九點鐘到十二點鐘是三個很長的鐘點,可是她還沒有回來。要是她是個有感情、有溫暖的青春的血液的人,她的行動一定會像球儿一樣敏捷,我用一句話就可以把她拋到我的心愛的情人那里,他也可以用一句話把她拋回到我這里;可是年紀老的人,大多像死人一般,手腳滯鈍,呼喚不靈,慢騰騰地沒有一點精神。
     乳媼及彼得上。
朱麗葉 啊,上帝!她來了。啊,好心肝奶媽!什么消息?你碰到他了嗎?叫那個人出去。
乳媼 彼得,到門口去等著。(彼得下。)
朱麗葉 親愛的好奶媽——噯呀!你怎么滿臉的懊惱?即使是坏消息,你也應該裝著笑容說;如果是好消息,你就不該用這副難看的面孔奏出美妙的音樂來。
乳媼 我累死了,讓我歇一會儿吧。噯呀,我的骨頭好痛!我赶了多少的路!
朱麗葉 我但愿把我的骨頭給你,你的消息給我。求求你,快說呀;好奶媽,說呀。
乳媼 耶穌哪!你忙什么?你不能等一下子嗎?你沒見我气都喘不過來嗎?
朱麗葉 你既然气都喘不過來,那么你怎么會告訴我說你气都喘不過來?你費了這么久的時間推三阻四的,要是干脆告訴了我,還不是几句話就完了。我只要你回答我,你的消息是好的還是坏的?只要先回答我一個字,詳細的話慢慢再說好了。快讓我知道了吧,是好消息還是坏消息?
乳媼 好,你是個傻孩子,選中了這么一個人;你不知道怎樣選一個男人。羅密歐!不,他不行,雖然他的臉長得比人家漂亮一點;可是他的腿才長得有樣子;講到他的手、他的腳、他的身体,雖然這种話不大好出口,可是的确誰也比不上他。他不頂懂得禮貌,可是溫柔得就像一頭羔羊。好,看你的運气吧,姑娘;好好敬奉上帝。怎么,你在家里吃過飯了嗎?
朱麗葉 沒有,沒有。你這些話我都早就知道了。他對于結婚的事情怎么說?
乳媼 主啊!我的頭痛死了!我害了多厲害的頭痛!痛得好像要裂成二十塊似的。還有我那一邊的背痛;噯喲,我的背!我的背!你的心腸真好,叫我到外邊東奔西走去尋死。
朱麗葉 害你這樣不舒服,我真是說不出的抱歉。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奶媽,告訴我,我的愛人說些什么話?
乳媼 你的愛人說——他說得很像個老老實實的紳士,很有禮貌,很和气,很漂亮,而且也很規矩——你的媽呢?
朱麗葉 我的媽!她就在里面;她還會在什么地方?你回答得多么古怪:“你的愛人說,他說得很像個老老實實的紳士,你的媽呢?”
乳媼 噯喲,圣母娘娘!你這樣性急嗎?哼!反了反了,這就是你瞧著我筋骨酸痛而替我涂上的藥膏嗎?以后還是你自己去送信吧。
朱麗葉 別纏下去啦!快些,羅密歐怎么說?
乳媼 你已經得到准許今天去忏悔嗎?
朱麗葉 我已經得到了。
乳媼 那么你快到勞倫斯神父的寺院里去,有一個丈夫在那邊等著你去做他的妻子哩。現在你的臉紅起來啦。你到教堂里去吧,我還要到別處去搬一張梯子來,等到天黑的時候,你的愛人就可以憑著它爬進鳥窠里。為了使你快樂我就吃苦奔跑;可是你到了晚上也要負起那個重擔來啦。去吧,我還沒有吃過飯呢。
朱麗葉 我要找尋我的幸運去!好奶媽,再會。(各下。)

第六場 同前。勞倫斯神父的寺院

     勞倫斯神父及羅密歐上。
勞倫斯 愿上天祝福這神圣的結合,不要讓日后的懊恨把我們譴責!
羅密歐 阿門,阿門!可是無論將來會發生什么悲哀的后果,都抵不過我在看見她這短短一分鐘內的歡樂。不管侵蝕愛情的死亡怎樣伸展它的魔手,只要你用神圣的言語,把我們的靈魂結為一体,讓我能夠稱她一聲我的人,我也就不再有什么遺恨了。
勞倫斯 這种狂暴的快樂將會產生狂暴的結局,正像火和火藥的親吻,就在最得意的一剎那煙消云散。最甜的蜜糖可以使味覺麻木;不太熱烈的愛情才會維持久遠;太快和太慢,結果都不會圓滿。
     朱麗葉上。
勞倫斯 這位小姐來了。啊!這樣輕盈的腳步,是永遠不會踩破神龕前的磚石的;一個戀愛中的人,可以踏在隨風飄蕩的蛛网上而不會跌下,幻妄的幸福使他靈魂飄然輕舉。
朱麗葉 晚安,神父。
勞倫斯 孩子,羅密歐會替我們兩人感謝你的。
朱麗葉 我也向他同樣問了好,他何必再來多余的客套。
羅密歐 啊,朱麗葉!要是你感覺到像我一樣多的快樂,要是你的靈唇慧舌,能夠宣述你衷心的快樂,那么讓空气中滿布著從你嘴里吐出來的芳香,用無比的妙樂把這一次會晤中我們兩人給与彼此的無限歡欣傾吐出來吧。
朱麗葉 充實的思想不在于言語的富麗;只有乞儿才能夠計數他的家私。真誠的愛情充溢在我的心里,我無法估計自己享有的財富。
勞倫斯 來,跟我來,我們要把這件事情早點辦好;因為在神圣的教會沒有把你們兩人結合以前,你們兩人是不能在一起的。(同下。)


  ------------------
  轉自 || 獵書人网站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