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十五章 掘地尋寶,空手而歸


  生得健全的男孩長到一定的時候就會萌生強烈的欲望:到它處去掘地尋寶。一天,湯姆也突生此念。他外出去找喬·哈帕,但沒有找到。接著,他又去找本·羅杰斯,可是他去釣魚去了。不久,他碰到了赤手大盜哈克·費恩。這倒也不錯。湯姆把他拉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推心置腹地和他攤了牌。哈克欣然表示同意。凡是好玩的,又無須花本錢的冒險活動,哈克總是樂而不疲的。他有足夠的時間,而時間又不是金錢,他正愁著沒處花呢。
  “我們上哪儿挖去?”哈克問。
  “噢,好多地方都行哪。”
  “怎么,難道到處都藏金匿銀嗎?”
  “不,當然不是。財寶埋在一些相當特殊的地方,哈克——埋在島上,有的裝在朽木箱子里,埋在一棵枯死的大樹底下,就是半夜時分樹影照到的地方;不過,大多數情況下是埋在神鬼出沒的房子下面。”
  “是誰埋的呢?”
  “嘿,你想還會有誰?當然是強盜們嘍——難道是主日學校的校長不成?”
  “我不知道。換了我,我才不把它給埋起來,我會拿出去花掉,痛痛快快地瀟洒一回。”
  “我也會的。但是,強盜們不這樣干。他們總把錢埋起來,就撒手不問了。”
  “埋過以后他們就不再來找它嗎?”
  “不,他們是想再找的。可是,他們要不是忘記當初留下的標志,就是死了。總之,財寶埋在那里,時間長了,都上了蛂C漸漸地等到后來,就有人發現一張變了色的舊紙條,上面寫著如何去找那些記號——這种紙條要花一個星期才能讀通,因為上面用的差不多盡是些密碼和象形文字。”
  “象形——象形什么?”
  “象形文字——圖畫之類的玩藝儿,你知道那玩藝儿看上去,好像沒有什么意思。”
  “你得到那樣的紙條了嗎,湯姆?”
  “還沒有。”
  “那么,你打算怎么去找那些記號呢?”
  “我不需要什么記號。他們老愛把財寶埋在鬧鬼的屋子里或是一個島上,再不就埋在枯死的樹下面,那樹上有一獨枝伸出來。哼,我們已經在杰克遜島上找過一陣子了,以后什么時候,我們可以再去找找。在鬼屋河岸上,有間鬧鬼的老宅,那儿還有許許多多的枯樹——多得很呢。”
  “下面全埋著財寶嗎?”
  “瞧你說的!哪有那么多!”
  “那么,你怎么知道該在哪一棵下面挖呢?”
  “所有的樹下面都要挖一挖。”
  “哎,湯姆,這樣干,可得挖上一整個夏天呀。”
  “哦,那又怎么樣?想想看你挖到一個銅罐子,里面裝了一百塊大洋,都上了蛂A變了顏色;或者挖到了一只箱子,里面盡是些鑽石。你該作何感想?”
  哈克的眼睛亮了起來。
  “那可真太棒了。對我來說,簡直棒极了。你只要把那一百塊大洋給我就得了,鑽石我就不要了。”
  “好吧。不過,鑽石我可不會隨便扔掉。有的鑽石一顆就值二十美元——有的也不那么值錢,不過也要值六角到一塊。”
  “哎呀!是真的嗎?”
  “那當然啦——人人都這么說。你難道未見過鑽石,哈克?”
  “記憶中好像沒見過。”
  “嗨,國王的鑽石可多著呢。”
  “唉,湯姆,我一個國王也不認識呀。”
  “這我知道。不過,你要是到歐洲去,你就能看到一大群國王,到處亂竄亂跳。”
  “他們亂竄亂跳?”
  “什么亂竄亂跳——你這糊涂蛋!不是!”
  “哦,那你剛才說他們什么來著?”
  “真是瞎胡鬧,我的意思是說你會看見他們的——當然不是亂竄亂跳——他們亂竄亂跳干什么?——不過,我是說你會看見他們——用通俗的話說就是到處都有國王。比方說那個駝背的理查老國王。”
  “理查?他姓什么?”
  “他沒有什么姓。國王只有名,沒有姓。”
  “沒有姓?”
  “确實沒有。”
  “唉,要是他們喜歡,湯姆,那也好;不過,我不想當國王,只有名,沒有姓,像個黑鬼似的。得了,我問你——你打算從哪儿動手呢?”
  “嗯,我也不知道。我們先去鬼屋河岸對面的小山上,從那棵枯樹那儿開始挖,你說好不好?”
  “我同意。”
  于是,他們就找到一把不大好使的鎬和一把鐵鍬,踏上了三英里的路程。等到達目的地,倆人已經熱得滿頭大汗,气喘吁吁,于是往就近的榆樹下面一躺,歇歇腳,抽袋煙。
  “我喜歡干這活儿。”湯姆說。
  “我也是。”
  “喂,我說哈克,要是現在就找到了財寶,你打算怎么花你的那份呢?”
  “嗨,我就天天吃餡餅,喝汽水,有多少場馬戲,我就看多少場,場場不落。我敢說我會快活得像活神仙。”
  “嗯,不過你不打算攢點錢嗎?”
  “攢錢?干什么用?”
  “嘿,細水長流嘛。”
  “哦,那沒用的。我爸遲早會回到鎮上,要是我不抓緊把錢花光,他一准會手伸得老長,搶我的錢。告訴你吧,他會很快把錢花得一個子儿不剩。你打算怎么花你的錢呢,湯姆?”
  “我打算買一面新鼓,一把貨真价實的寶劍,一條紅領帶和一只小斗犬,還要娶個老婆。”
  “娶老婆!”
  “是這么回事。”
  “湯姆,你——喂,你腦子不正常吧。”
  “等著瞧吧,你會明白的。”
  “唉,要娶老婆,你可真傻冒透了。看看我爸跟我媽。窮爭惡吵!唉,他們見面就打。自我記事他們一直打個沒完。”
  “這是兩碼子的事。我要娶的這個女孩子可不會跟我干仗。”
  “湯姆,我以為她們都是一樣。她們都會跟你胡攪蠻纏。你最好事先多想想。我勸你三思而后行。這個妞叫什么?”
  “她不是什么妞——是個女孩子。”
  “反正都一樣,我想;有人喊妞,有人喊女孩——都是一碼子事,一樣。噢,對了,她到底叫什么來著,湯姆?”
  “等以后再告訴你——現在不行。”
  “那好吧——以后告訴就以后告訴吧,只是你成了家就孤獨了我嘍。”
  “那怎么會呢,你可以搬過來,跟我們一起住。咱們還是別談這些,動手挖吧。”
  他們干了半個小時,大汗淋漓而未果。他們又拼命地干了半個鐘頭,還是一無所獲。哈克說:
  “他們總是埋得這樣深嗎?”
  “有時候是的——不過不總是這樣。一般是不會這樣的。
  我想我們是不是沒找准地方。”
  于是,他們又換了個新地方,開始挖起來。他們干得不快,但仍有所進步。他們堅持不懈,默默地干了一段時間。末了,哈克倚著鐵鍬,用袖子抹了把額頭上豆大的汗珠,說道:
  “挖完這個,你打算再到哪里去挖呢?”
  “我想咱們也許可以到那儿去挖,卡第夫山上寡婦家后面的那棵老樹下面挖。”
  “那地方不錯。不過,那寡婦會不會把咱們挖到的財寶据為己有呢,湯姆?那可是在她家的地上呀。”
  “据為己有!說得倒輕松,叫她試試看。誰找到的寶藏,就該歸誰,這与誰家的地沒任何關系。”
  這种說法令人滿意。他們繼續挖著。后來,哈克說:
  “媽的,咱們准是又挖錯了地方。你看呢?”
  “這就怪了,哈克。我真搞不懂。有時候,巫婆會暗中搗鬼。我猜問題出在這儿。”
  “胡說!巫婆白天是沒有法力的。”
  “對,這話不假。我沒想到這一點。啊,我知道問題出在哪儿了!咱倆真是他媽的大傻瓜兩個!你得搞清楚夜半時分,那個伸出的樹杈影子落在什么地方,然后就在那里開挖才行呀!”
  “可不是嗎。真是的,我倆傻乎乎地白挖了一場。這事真該死,咱們得半夜三更跑到這儿來。路程可不近。你能溜出來嗎?”
  “我想我會出來。咱們今晚非來不可,因為要是給旁人看見這些坑坑洼洼,他們立刻就會知道這儿有什么,號上這塊地方。”
  “那么,我今晚就到你家附近學貓叫。”
  “好吧。咱們把工具藏到矮樹叢里。”
  當夜,兩個孩子果然如約而來。他們坐在樹蔭底下等著。這是個偏僻的地方,又值夜半,迷信的說法把這地方搞得陰森森的。沙沙作響的樹葉像是鬼怪們在竊竊私語,暗影里不知有多少魂靈埋伏著,遠處不時傳來沉沉的狗吠,一只貓頭鷹陰森地厲叫著。兩個孩子給這种陰沉恐怖的气氛嚇住了,他們很少講話。后來,估模時間該到12點鐘了,他們就在樹影垂落的地方作了記號,開始挖起來。他們的希望開始漲潮,興致越來越高,干勁越來越大,坑越挖越深。每次他們听到鎬碰到什么東西的聲響,心都激動得怦怦狂跳,可每次又都免不了失望。原來那不過是碰到了一塊石頭或是一塊木頭。湯姆終于開口道:
  “這樣干還是不行,哈克,咱們又搞錯了。”
  “哎,怎么會呢。咱們在樹影落下的地方作的記號,一點沒錯。”
  “我知道,不過還有一點。”
  “是什么?”
  “唉,咱們只是在估摸時間。也可能太早了或太遲了。”
  哈克把鐵鍬往地上一扔。
  “對,”他說,“問題就出在這儿。咱們別挖這個坑了。咱們根本搞不准時間,而且這事太可怕了,半夜三更的,在這么個鬼蜮橫流的地方。我老覺得背后有什么東西盯著我。我簡直不敢回頭;前面說不定也有什么怪物在等著害咱們呢。自打來到這地方,我就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唉,我也差不多有同感,哈克。他們在樹下埋財寶的時候,通常還埋上一個死人來作看守。”
  “天啊!”
  “是真的。我常听人家這么說。”
  “湯姆,我不喜歡在有死人的地方閒蕩。否則一定會遇上麻煩的,肯定會的。”
  “我也不想打扰他們。說不定這儿會有個死人伸出腦袋,開口說話呢!”
  “別說了,湯姆!真恐怖。”
  “嘿,可不是。哈克,我也覺得不對勁儿。”
  “喂,湯姆,咱們還是別在這儿挖了,再到別處碰碰運气。”
  “好吧,就這么辦。”
  “再到哪儿去挖呢?”
  湯姆思忖了一會,然后說:
  “到那間鬧鬼的屋子里去挖。對,就這么辦!”
  “媽的,我也不喜歡鬧鬼的屋子,湯姆。唉,那里比死人還可怕。也許死人會說話,可是他們不會趁你不注意,披著壽衣悄悄溜過來,猛地從你背后探出身來,齜牙咧嘴;但他們就愛這么干。我可吃不住這份惊嚇,湯姆——沒人吃得住。”
  “是呀。不過,哈克,鬼怪只是在夜間才出來。咱們白天到那儿去挖,他們不會礙事的。”
  “對,這話不錯。可是你知道,不管是白天,還是夜里,都沒人去那間鬼屋。”
  “噢,這大概是因為他們不喜歡到一個出過人命案的地方去——可是,除了夜里,那所房子周圍倒沒誰看見過什么——夜里,只有些藍光在窗戶那儿飄來蕩去——不是總有鬼。”
  “哦,湯姆,你看到藍光飄忽的地方,那后面一准跟著一個鬼。這是有道理的,因為你知道,除了鬼怪,沒有什么人點藍色的火光。”
  “是呀,這話沒錯。不過,既然他們白天不會出來,咱們還怕什么呢?”
  “唉,好吧。既然你這么說,咱們就去探探那間鬼屋——不過,我想我們只是在碰運气。”
  這時候,他們已經動身往山下走。在他們下面的山谷中間,那間“鬼屋”,孤零零地立在月光底下,圍牆早就沒有了,
  遍地雜草叢生,台階半掩,煙囪傾坍,窗框空空蕩蕩,屋頂一個犄角也塌掉了。兩個孩子瞪大眼睛看了一會,想見一見窗戶邊有藍幽幽的火光飄過;在這种特定的氛圍里他們壓低了嗓音說著話,一邊盡量靠右邊走,遠遠躲開那間鬼屋,穿過卡第夫山后的樹林,一路走回家去。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