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十六章 真正的強盜找到了一箱金子


  第二天大約在中午,這兩個孩子到那棵枯樹前來拿工具。湯姆急不可耐地要到那個鬧鬼的屋子去;顯然哈克也想去,可卻突然說:“喂,我說湯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湯姆腦子轉了轉,合計著日子,接著迅速地抬起眼睛,一副惊訝的表情。
  “我的媽呀!哈克,我還沒想到這一點呢!”
  “哦,我也是的,不過,我剛才忽然想起今天是星期五。”(星期五是基督耶穌受難的日子,所以基督徒們認為它是個不吉利的日子。)
  “真該死,哈克,得仔細點才行。我們在這個日子干這种事情,可能是自找麻煩。”
  “你說可能。最好還是說一定!要是換成別的日子,說不定會有救,可是今天不成。”
  “這連傻瓜都知道。不過,哈克,我想除你之外,還有別人明白這個理。”
  “哼!我說過就我一人明白了嗎?光星期五還不夠。昨天夜里,我做了一個糟糕透頂的夢——夢見耗子了。”
  “真是瞎胡鬧!一准要倒霉了。它們打架了嗎?”
  “沒有。”
  “嗯,這還行。哈克,夢見耗子但沒夢見它們打架,這說明要有麻煩事了。我們要特別、特別地小心,設法避開它就沒事了,今天算了,去玩吧。哈克,你知道羅賓漢嗎?”
  “不知道。他是誰?”
  “嘿,這你都不知道。他可是英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人物之一,也是最好的一個。他是個強盜。”
  “噯喲,真了不起,我要也是就好了。他搶誰呢?”
  “他劫富濟貧,搶的都是郡長、主教、國王之類的富人。他不但不騷扰窮人,而且還跟他們平分搶來的東西。”
  “嗯,他一定是個好漢。”
  “那還用說,哈克。歐,他真了不起。我從來沒見過這樣高尚的人。我敢說現在沒有這樣的人了,我敢這么說。他一只手背在后面都能把任何人打倒。他要是拿起那把紫杉木弓,一英里半開外就能射中一角錢的分幣,百發百中。”
  “紫杉木弓是什么?”
  “搞不清,就是一种弓吧。他如果沒有打到十環的水平,那坐下來就哭——還要咒罵。得了,我們來演羅賓漢吧,它好玩极了。我來教你。”
  “好的。”
  他倆玩了一下午的羅賓漢游戲,邊玩邊忍不住不時地朝那座鬧鬼的房子看上一兩眼,三言兩語地議論著第二天到那里去會發生的情況。太陽西沉時,他倆順著長長的樹影往家走去,不久就消失在卡第夫山的樹林中。
  星期六中午剛過不久,兩個孩子又來到那棵死樹旁。他倆先在樹蔭下抽了一會煙,聊了几句,然后又在剩下的一個洞里繼續挖了几鍬。當然這樣做并非出于抱有多大的希望,只是因為湯姆說過有許多回挖寶的人离寶只有六寸,結果還是讓別的人一鍬就給挖走了。不過,這一次他倆沒那么幸運,于是他們就扛起工具走了,他們很看重財寶,而且就挖寶而言,他們已盡了最大的努力。
  片刻之后,他倆熟悉了這個地方,不再像剛進來時那樣害怕了。于是,他們仔仔細細地審視了一番,既惊奇又十分佩服自己的膽量。接著,他們想上樓看看,這似乎是有點背水一戰的意味,他倆得相互壯膽,于是他們把手中的家伙扔到牆角就上了樓。樓上的情景与樓下的一樣破落。他們很快發現牆角處有個壁櫥,好像里面有點看頭,可結果是一無所有。這時的他們膽子大多了,勇气十足。正當他倆准備下樓動手時——
  “噓!”湯姆說。
  “怎么回事?”哈克臉色嚇得發白,悄悄地問道。
  “噓!……那邊……你听見了嗎?”
  “听見了!……哦,天啊!我們快逃吧!”
  “安靜!別動!他們正朝門這邊走來。”
  兩個孩子趴在樓板上,眼睛盯著木節孔,在等著,恐懼得要命。
  “他們停下了。……不——又過來了……來了。哈克,別再出聲,天哪,我要是不在這里就好了!”
  進來了兩個男人,兩個孩子都低低自語道:“一個是那個又聾又啞的西班牙老頭,近來在鎮上露過一兩次面,另一個是陌生人。”
  “另一個人”衣衫襤褸,蓬頭垢面,臉上表情令人難受;西班牙老頭披一條墨西哥花圍巾,臉上長著密密麻麻的白色絡腮胡,頭戴寬邊帽,長長的白發垂下,鼻子上架一副綠眼鏡。進屋后,“另一個人”低聲說著什么,兩人面對門,背朝牆,坐在地板上,“另一個人”繼續說著,神情也不太緊張了,
  話也越來越清楚:“不行,”他說,“我反复琢磨,我還是不想干,這事太危險。”
  “危險!”那又聾又啞的西班牙人咕噥著說,“沒出息!”兩個孩子見此大吃一惊。
  這個聲音嚇得兩個孩子喘不過气來,直發抖,是印第安·喬的聲音!沉默了一會,喬說:“我們在上面干的事夠危險,
  可并沒有出差錯。”
  “那可不一樣,那是在河上面,离得又很遠,附近沒有人家,我們試了沒干成,這不會有人知道。”
  “再說,哪里還有比大白天來這儿更危險的事呢?——誰看見都會起疑心。”
  “這我知道。可是干了那傻事后,沒有比這更方便的地方了。我也要离開這爛房子。昨天就想走,可是那兩個可惡的小子在山上玩,他們看這里一清二楚,想溜是不可能的。”
  “那兩個可惡的小子”一听就明白了,因此抖個不停;想到他們等到周六再行動,覺得真是幸運,心里想,就是已等了一年,也心甘情愿。
  那兩個男人拿出些食品作午飯,印第安·喬仔細沉思了許久,最后說:“喂,小伙子,你回到你該去的河上面那邊去,
  等我的消息。我要進一趟城,去探探風聲。等我覺得平安無事時,我們再去干那件危險的事情。完事就一起到得克薩斯州去!”
  這倒令人滿意,兩人隨即打了個呵欠,印第安·喬說:
  “我困得要命!該輪到你望風了。”
  他蜷著身子躺在草上,不一會儿就打起鼾來,同伴推了他一兩次,他就不打鼾了。不久望風的也打起瞌睡,頭越來越低,倆人呼呼打起鼾來。
  兩個孩子深深地吸了口气,真是謝天謝地。湯姆低聲說:
  “机會來了——快點!”
  哈克說:“不行,要是他們醒來,我非死不可。”
  湯姆催他走——哈克老是不敢動。結果湯姆慢慢站起身,輕輕地一人往外走。可他一邁步,那搖搖晃晃的破樓板就吱吱作響,嚇得他立即趴下,像死了一樣,他不敢再動一下,兩個孩子躺在那里一分一秒地數著時間,似有度日如年之感,最后他倆覺得日子終于熬到了頭,看到日落西山,心中充滿感激之情。
  這時有一人鼾聲停了。印第安·喬坐起來,朝四周張望。同伴頭垂到膝上,他冷冷地笑笑,用腳把他踹醒,然后對他說:
  “喂,你就是這樣望風的,幸虧沒發生什么意外。”
  “天哪,我睡過去了嗎?”
  “伙計,差不多,差不多,該開路了,剩下的那點油水怎么辦?”
  “像以前那樣,把它留下,等往南方去的時候再捎上它。背著六百五十塊銀元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好,再來一次也沒什么關系。”
  “不,得像以前一樣,最好晚上來。”
  “對,不過,干那事可能要等很長時間,弄不好會出差錯,這地方并不絕對保險,我們干脆把它埋起來——埋得深深的。”
  “說得妙,”同伴說道。他走到屋對面,膝蓋頂地,取下一塊后面的爐邊石頭,掏出一袋叮當響的袋子,自己拿出二三十美元,又給印第安·喬拿了那么多,然后把袋子遞給喬,他正跪在角落邊,用獵刀在挖東西。
  兩個孩子此刻把恐懼和不幸全拋到九霄云外。他們按住內心的喜悅,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運气!想都不敢想的好運气!六百塊錢能讓五六個孩子變成闊佬!真是找寶碰到好運气,不費吹灰之力,到那里一挖,准沒錯。他倆不時地同時彼此相互碰一碰,意思非常明了。“噢,現在你該高興我們呆在這里是對的!”
  喬的刀碰到了東西。
  “喂!”他說。
  “那是什么?”他的同伴問道。
  “快要爛的木板——不,肯定是個箱子,幫幫忙,看看是作什么用的。不要緊,我已經把它給弄了個洞。”
  他伸出手把箱子拽出來——
  “伙計,是錢!”
  兩個男人仔細端詳滿手的錢幣,是金幣。上面的兩個孩子也同他們一樣地激動、高興。
  喬的同伴說:
  “我們得快挖。我剛才看見壁爐那邊拐角處的草堆中有把上蛌瘍K鍬。”
  他跑過去拿回兩個孩子的工具:十字鎬和鐵鍬,挑剔地看了一番,搖搖頭,自言自語地咕噥了一兩句,然后開始挖了起來。箱子很快被挖了出來,外面包著鐵皮,不太大,經過歲月的侵蝕,現在沒有以前牢固了。那兩個男人對著寶箱,喜滋滋的,不言不語。
  “伙計,箱子有一千塊錢。”印第安·喬說道。“以前常听說,有年夏季莫列爾那幫人來過這一帶活動,”
  陌生人說。
  “這事我知道。”印第安·喬說,“我看,這倒有點像是那么回事。”
  “現在你不用去干那活啦。”
  混血儿皺起眉頭。他說道:
  “你不了解我,至少你不全知道那件事。那不完全是搶劫——那是复仇啊!”他眼里射出凶惡的光。“這事得你幫我,干完活就到得州去,回去看你老婆和孩子們,等我的消息。”
  “好——如果是這樣的,那么這箱金幣怎么辦?——再埋在這里?”
  “對,(樓上高興得歡天喜地。)不!好家伙!絕對不行!(樓上的情緒一落千丈。)我差點忘了,那把鐵鍬上還有新泥土呢!(兩個孩子一听嚇得要命。)這里要鍬和鎬頭干什么?是誰拿來的?——人呢?听見有人嗎?看見了嗎?好家伙,還要把箱子埋起來,讓他們回來好發現這里有人動過土?不行,這樣不妥,我們把箱子拿到我那里去。”
  “說得對呀,干嗎不呢?早該想到這主意,你是說要拿到一號去?”
  “不,是二號,十字架下面的,別的地方不行,沒有特別的地方。”
  “好,天快黑了,可以動身了。”
  印第安·喬站起身來,在窗戶間來回走動,小心地觀察著外面的動靜,隨即他說道:
  “誰會把鍬和鎬頭拿到這里呢?你說樓上會不會有人?”
  兩個孩子被嚇得大气不敢喘。印第安·喬手上拿著刀,站在那里,有點猶豫不決,片刻后他轉身朝樓梯口走去,孩子們想起了壁櫥,可現在卻一點力气都沒有。
  腳步聲吱吱嘎嘎地響著,上了樓梯,情況万分危急,危難時刻兩個孩子堅定了決心——他倆剛准備跑到壁櫥里,就听見嘩地一聲,印第安·喬連人帶朽木板一下子掉到地上爛樓梯木頭堆里。他邊罵邊站起來,這時他同伴說:
  “罵有什么用,要是有人在樓上,就讓他呆在上面吧,沒人在乎,他們要是現在跳下來找岔,沒人反對,一刻鐘后天就黑了,愿跟就讓他們跟蹤好了。我愿意。我想,把東西扔在這里的人,一定看見了我們,以為我們是鬼,我敢打賭他們還在逃跑。”
  喬咕噥了一陣,然后覺得同伴說得有道理,乘天黑之前,抓緊時間,收拾收拾東西好离開。隨后他倆在漸漸沉下來的暮色中溜出去,帶著寶箱往河那邊走去。
  湯姆和哈克站起來,雖然很乏,但現在舒服多了,他倆從房子的木條縫中盯著那兩個人的背影。跟蹤他們?他倆不行,從屋上平安下來沒有扭傷脖子,再翻過山順著小路返回城中,已經是不錯的事情了。他倆沒再多說,只是一個勁地埋怨自己,怪運气不好,才把那倒霉的鍬和鎬頭帶到這儿來。要不是這兩樣工具,印第安·喬決不會起疑心。他會把裝金幣的箱子藏在這里,然后去報仇,等回來后會傷心地發現東西不翼而飛。怎么想起來把工具帶到這儿來呢,真是該死,倒霉透頂!
  他們打定主意,等那個西班牙人進城刺探、伺机報仇時,一定要盯梢他,跟他到“二號”去,管他上天入地都要跟去。
  突然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在湯姆的腦海里。
  “報仇?哈克,要是他們指的是我倆,那可怎么辦?”
  “噢,別講了。”哈克說著,差點昏過去。
  他倆仔細商量了一番,進城后權當他指的是另外的人,至少是指湯姆,因為只有湯姆在法庭上作過證。
  湯姆一人陷入危險,确實讓他感到不安,很有點不安。他想,要是有個同伴,多少要好受些。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